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女兒小音離家出走後,他每天都進去坐在床緣,期待她會回來,但隨著時間過去,期待成了煎熬。有天深夜,離家五年的她突然回來了,一臉驚恐拖著一只舊行李,滿身疲憊不斷顫抖,一句話沒說就闖進那間空了很久的房間。他高興到徹夜未眠,天還沒亮就到豆漿店,買她愛吃的燒餅油條,外加一杯鹹豆漿,叮嚀老板多灑點葱花。敲敲房門,聽到微弱抽噎聲傳來,他又敲了房門低聲說:「女兒,我進來了!」他嚇到了!小音蹲在牆角,身體不斷瑟縮,一頭亂髮,臉上留有未乾淚痕,哭腫雙眼透著無可言狀的絕望,他幾乎不認得她了,這是他女兒嗎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他無法開口問,只是走過去她面前蹲下來,讓她的頭靠在他肩上,輕輕撫著她,他無聲地老淚縱橫,任淚水沾溼了女兒的髮絲。他有著深深的虧欠,太太乳癌沒能及早發現,很早就離世,為了生活埋首工作,沒能照顧好女兒,只知問她有沒有吃飯,對於女兒一點一滴的細微變化,他都沒能察覺,直到發現走上歧途時,一切都太遲了,不管怎麼勸怎麼求怎麼罵,都無法喚回女兒的心,父女關係愈來愈緊張,衝突也愈來愈激烈,一次爭吵中,他狠狠打了她一耳光,女兒眼中透著怨恨,她推了他一把,他踉蹌跌坐地上,至今尾底骨還隱隱作痛,女兒怒氣回嗆:「你根本不了解我,我有需要的時候,你在哪裡?你關心過我嗎?沒有沒有沒有,你不配當我的父親!」噙著淚水的她轉身摔門而出,從此沒有回家過,已經整整五年過去了。一星期過去了,她還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,不只早餐沒吃,就連送到房間的午餐晚餐也沒動過,身體愈來愈虛弱,臉色蒼白無血色,後來連低泣的力氣都沒了,整個人失去了氣息,緊急把她送醫。還好送來的早,不然危及生命,經過治療,暫時沒有生命危險,但身體狀況不見好轉,精神狀況愈見糟糕,醫師診斷患有極重度憂鬱症,有自戕傾向,請家人多加注意,必要時需送醫治療,一時之間無法相信,腦海還停留在女兒離家那天的畫面,一個活生生的人,怎麼成了這副模樣,他沒辦法說服自己接受。出院回家後,女兒依然不言不語,白天躺在床上睡覺,到了晚上怎麼也坐不住,一下蹲坐地上哭泣,一下跳到床上大叫,一下又跑到客廳大吼有人要害她,真的用力掐住自己的脖子,雙手雙腳甚至不斷敲著踢著牆壁地板,吵到鄰居都過來敲門抗議,還驚動警察前來關切。他一開始不忍心讓女兒住進療養院,但她的脫序行為一再出現,有次突然抓狂把診間設備全砸爛,嚇壞所有人,還有一次抓住醫生破口大罵,他一再向醫院和醫師道歉,賠償了所有損失。日復一日,他感到精疲力盡,接近崩潰邊緣,終於接受建議把女兒送到療養院。送她到療養院前一晚,他看著女兒那張熟睡的臉,想不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,五年來和所有人都斷了音訊,留下一圈圈謎團,帶回來的行李箱裡也只剩幾件破舊衣服,找不出任何線索,他把它們全丟進垃圾桶,從衣櫃拿出幾件她以前愛穿的放進包包裡,轉頭看了女兒的臉龐,他又開始不忍心了,他忍住淚水望向遠方,彷彿遠方有個答案在等他。女兒被五花大綁送進療養院,不斷掙扎大聲呼喊:「我不要啦,求求你們,我不要啦!」戒護員推著病床上的她直往病房去,無視於她的哀求,醫護人員要他先出去,「爸爸,求求你,我不要啦,救我,求求你!」哀求的眼神讓他無法承受。「妹妹,你好好治療,等你好一點,就會來接你回去,爸爸答應你每天都會來看你!」房門關上了,他從透明窗口看著她不斷掙扎掙扎。他依約每天去探視,她情緒穩定不少,已不會無端嘶吼,但彷彿變了個人似,默默坐著不哭不笑,眼神呆滯望著高處的窗外,一點回應也沒有,就只是坐著。醫師說她病情好轉了,但他卻無法相信,面對面坐著,彷彿兩個最熟悉的陌生人。女兒回家後,鎮日關在房間裡。有天她突然出現在客廳,以一種奇怪舞姿出現,身體不斷扭動,有時雙腳向上躍起,有時跪趴伏地,有時蹲坐雙手向上仰天,大喊一聲「啊~」後靜止,又開始不停原地轉圈,雙手大大向外張開,轉啊轉啊毫不歇止,明明已累癱倒地,還是試圖要站起來轉。女兒跳起怪異的舞後,奇怪的是,狀況似乎好轉不少,雖然還是不太認得人,但已不再把自己關在房裡,會出來吃飯喝水,晚上也會安靜睡著,但白天的時候,家裡就成了她的舞動場所,連續四五個小時亳不停歇,總要把自己搞到精疲力盡倒地不起的地步。有次回診才放開手離開一下,卻見她在醫院舞動起來,她彷若無人不停扭動,怎麼勸也無法讓她停下,他情急脫口:「一二三木頭人!」她停在某個動作上一動也不動。腦海中頓時浮現過往片斷記憶,雖然零碎但卻是和女兒間親密的僅有過往,小音幼稚園時期,每天回來總吱吱喳喳說個不停,就連要睡覺了,還是說著老師怎麼了隔壁男生又怎麼了不然就是和女生吵架,他有點受不了,就跟她說要玩個遊戲,只要他說「一二三木頭人!」如果她乖乖睡去,隔天就會多顆荷包蛋,一聽到有遊戲玩又有愛吃的荷包蛋,她眼睛都亮了。每當她又吱吱喳喳說個不停時,「一二三木頭人!」女兒真的不再說話安靜睡去。「一二三木頭人!」這句話如今又成了和女兒唯一的溝通。他女兒已經回不去過去那個樣子了,他也找不回以前那個他心目中的女兒,但至少現在他還能藉由這句話連結過去,確認現在在他身邊的,是他女兒小音沒錯!某天傍晚,他牽著女兒到公園散步,夕陽很美,小音興奮脫掉腳上的鞋,放開他牽著的手,往草地快步跑去,在黃昏下賣力舞動,他靜靜坐在一旁觀看,眼眶一陣溼熱,沒想到女兒跳得那麼美,這次完全沒有要她停下,讓她盡情跳吧!他突然全身盜汗,下一秒胸口感到陣陣刺痛,痛到無法喘息呼吸,連張口呼救都做不到,像慢動作般倒了下去,倒下那一剎那,雙眼模糊看到女兒還在不遠處不停跳著,「一二三木頭人!」昏厥前耗盡氣力在心裡吶喊了這最後一句,只不過,小音怎樣也無法再聽到了!告別那天天氣異常惡劣,照片中的他卻笑得燦爛,親友都來送他最後一程,他心愛的女兒也來了,坐在第一排最中間,沒有表情地坐在姑姑和表姐間。儀式進行即將結束之際,小音突然從座位站起來,走到他的相片前跳起舞來,動作比平時更大,愈跳得愈激烈,彷彿有股怒氣在身上,眼神渙散,她大聲哭喊著,姑姑和表姐拉不住她,姑丈和大伯也壓制不了她的狂亂,哭喊的聲音瘋狂嘶吼,堂兄弟幫忙才勉強制住她,企圖掙脫的她扭過頭去看著父親的照片,亂髮四散沾黏在她憔悴的臉上,淚水不停流淌著,哭啞的嗓子不斷喃喃說著,「一二三木頭人!一二三木頭人!……」小音再度被送進療養院,她不再開口說話,從此也不見她舞動,只是每日安安靜靜地坐在病床邊,眼睛直勾勾望向病房上方白牆唯一的一道窗,不論晴雨,直到夜幕低垂,她才悠緩地臉靠牆側躺而下,緊閉雙眼,寂靜無聲,然而每當白晝升起,她枕上總是一片溼透!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。有話想說?不吐不快!>>> 快投稿Yahoo論壇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
hisyyymg3725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